听过《细说红楼梦》你看过蒋勋的画吗?

发布时间:2018-06-10 20:08:17

听过《细说红楼梦》你看过蒋勋的画吗?

  “天地有大美——蒋勋的艺术人生”6月9 日至6月15日在上海安培洋行佳士得艺术空间展出,免费对观众开放,这也是美学与文化艺术推广者蒋勋在大陆的首次艺术展览。期间还将举办包括天地有大美 ——文人-诗书画-长卷艺术讲座在内的一系列活动。

  蒋勋1947年生于西安,成长于台湾,在文化大学史学系、艺术研究所毕业。1972年赴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,1983年创立东海大学美术系并担任系主任。数十年来,蒋勋推广文化与美学教育,出版过数本深受欢迎的小说、散文、艺术史、美学论述。近年来,他又以有声读物的方式,解读中国古典文学巨作及中国诗词,讲说中西方艺术史及美学。他的《细说红楼梦》在蜻蜓FM上有2.3亿的播放量,而且,这还是一个付费节目。蒋勋同时也是美的实践者,对艺术的创作一直有自己的追求。

  在展览开幕现场,面对媒体,蒋勋侃侃而谈,在描述艺术时,也会有散文化的优美语言,比如“西方的油可以让颜料堆的很厚,宋代的水墨则希望让情绪淡下来,这里面都有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意味在里面”。从他的言谈和作品中,能感受到其浓厚的书卷气,也不乏文人的狡黠。看着满室的作品,蒋勋笑说:“我不喜欢展览,自己在工作室画画像在恋爱,展览则像是婚礼,做一个仪式给大家看。我告诉自己一次婚礼就够了,我要回去再恋爱,最快乐的时候就是面对一张白纸。”

  蒋勋并非从小就励志做画家,他和每个孩子一样,童年时喜欢在课堂上涂涂画画,用图像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故事。在展览中,最早的一件作品是绘制于1958年的卡缪像。当时正在读大二的蒋勋读了卡缪的《异乡人》后深受感动,于是随手画下了作家的肖像。这张画一直贴在他书桌的墙上,纸张已经开裂和泛黄,直到最近才为了展览装框,这也是它第一次公开展示。“它不是一个完整的作品,是一个文青在成长中孤独苦闷留下的纪录。”

  “当你面对莫奈的作品,除了看到睡莲,更重要的是在那张画里发现自己视网膜上的2000种变化。看看今天上海阳光里的树,一片叶子上有好几种颜色,我很想回到画室把这些颜色留下来。颜色有很多层次,不只是单纯的红或绿,就像我们的生命一样丰富。”蒋勋认为,美是让人丰富的,尽管展览标题用了庄子对美的定义“天地有大美”,他同样喜欢孟子的定义“充实之为美”。“让你的视网膜达到充实的状态,真正的艺术品不一定是贝多芬的音乐或是莫奈的绘画,每个个体都是一个艺术作品。”

  台湾的太鲁阁、淡水的风景、日出与日暮,在蒋勋的作品里,都是心情的写照。2014 年,蒋勋应某基金会的邀请,担任池上驻村艺术家。池上是台湾有名的稻米之乡,几百公顷的稻田在终年不断的风中翻浪,远处山丘白云连绵。此次展览中的《纵谷之秋》《春光》等都来自池上的风景。在池上,蒋勋拜当地农民为“老师”,学习如何区分五谷,了解什么是节气,这些都给了他创作的灵感。

  在当下全球化的背景下,蒋勋更着重如何省思属于这个时代的东方美学。蒋勋有段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学习的经历,上课时,老师把黄公望等人的手卷从库房调出来,和学生一起鉴赏研读。1972年,蒋勋从台北故宫博物院毕业,走进巴黎卢浮宫,突然意识到什么叫东方美学。“在西方没有人画长卷,他们画画的基本点是透视法。只有比较才知道民族特征在哪里,没有好与不好,但是我们和西方不一样。”他印象最深的是,曾经守护故宫文物免遭战火的老师对他说,“我最欣慰的是,宋瓷没有毁在我们这代人手上,我是为人类守着,你们这代人也要守住,不让它消逝”。为此,蒋勋决心做比较美术史,在21世纪找到东方美学自信。

  在展览中,有蒋勋以《红楼梦》为题画的水墨作品《青埂峰下一别》,他认为文学和绘画分不开,喜欢画石头和草,也因为喜欢《红楼梦》的故事。此外,还有他的长卷作品。蒋勋详细介绍长卷的引首、隔水、画心、后隔水、画尾。《纵谷之秋》等油画作品则是将油画技法结合了传统的皴法,蒋勋认为,“东方美学”不排外,可以大量吸收外来因素,最后确立自己的面貌。“国画、西画必须碰撞、结合,不能老死不相往来,这样的展览也是我自己摸索的过程。”